隋末英雄杜伏威:少年当过强盗,三千山东兵霸占江东

大家好,这里是趣历史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杜伏威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李子通人
,隋末江淮地区农民起义军领袖。最初参加长白山左才相部起义军,因待人宽厚,人多归附。

1.饿疯了的少年强盗

后遭左才相猜忌,于是率众南渡淮水与杜伏威合兵。不久又与杜伏威决裂,进据海陵,自称将军,拥兵二万人。615年,自称楚王。619年,占据江都,自称皇帝,国号吴,年号明政。后徙都余杭。占地东到会稽,南至五岭,西抵宣城,北达太湖。621年,为杜伏威击败,被俘后执送长安。622年,欲东山再起,于是逃脱南返,在蓝田被捕杀。

山东自古出豪士。隋末天下大乱群雄并起,自然少不了山东人的戏份。

隋朝末年,军阀割据,各级官吏趁机鱼肉百姓,令百姓贫苦不堪,最终导致天下大乱。受害最重的当属山东,隋炀帝三次东征高丽。山东长白山农民首举义旗,揭竿造反,李子通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加入了隋末农民起义的浪潮中,并成为脱颖而出的一位英雄。

齐州章丘有一位叫作杜伏威的,就对大隋江山有了点野心。

李子通年少时贫困,靠渔猎为生。为人乐善好施,居住在乡里时,见到头发花白的老人提携重物,必定代为效劳,家有余财,则周济别人,但心胸狭隘,与他人结下极小的怨仇也必定报复。

图片 1

图片 2

杜伏威是贫民出身。大业九年,他年方十六岁,生来豁达大气,年纪轻轻已是一方豪侠。当然,这个豪侠是要加个引号的。他所干的事,无非是穿门入户,强抢民财。

隋朝大业末年,贼寇首领左才相,自称博山公,占据齐郡长白山反叛,李子通依附于他,凭其武力得到左才相的倚重。乡人有陷入贼寇的,李子通必定护理保全。当时,群盗凶暴残忍,只有李子通宽厚仁慈,所以很多人都归附他,不到半年的时间,李子通就拥有部众一万人。左才相猜忌李子通,李子通就离开他,率领部众渡过淮河与杜伏威汇合。
不久李子通策划刺杀杜伏威,他派兵袭击杜伏威,杜伏威受重伤落马,王雄诞背着杜伏威逃到芦苇丛中,收集溃散的部众重振军威。隋朝将军来整率官军攻打杜伏威,将杜伏威击败,又攻打李子通并将他击败。李子通率领剩余的部众奔往海陵,又招得士卒二万人,自称将军.

如果生活顺顺利利,谁也不想放着正经事不干,去做没本的买卖。穷,可以多种点地,再不行,去给富人家养牛放羊,混口饭吃总是没问题的。只是,大环境没给他机会。

大业十一年,李子通自称楚王。义宁二年,宇文化及杀害隋炀帝,任命右御卫将军陈棱为江都太守,不久陈棱投降隋朝(当时隋朝已经名存实亡,执政的隋恭帝杨侑实为李渊所扶立的傀儡,朝政大权皆有李渊掌管),李渊任命陈棱为总管,仍然守卫江都。

大业九年前后,天灾人祸组团狂虐山东人民。这边厢隋炀帝不断征发百姓当兵,或是强迫壮劳力们去辽东送粮草,或是驱使人们在海边造大船。据说很多人长年站在水里造船,腰以下都被水泡的溃烂了。

武德二年八月,当时杜伏威占据历阳,陈棱占据江都,李子通占据海陵,均有窥伺江南的意图。于是李子通攻打并包围陈棱,陈棱处境危急,送人质到沈法兴和杜伏威处以请求出兵援助。沈法兴让儿子沈纶带领几万军队与杜伏威一同救援陈棱,杜伏威驻扎在清流,沈纶驻扎在扬子,相隔数十里。李子通的纳言毛文深献计,召募江南人伪装成沈纶的士兵,夜晚袭击杜伏威的军营,杜伏威很气愤,也派兵袭击沈纶。二人因此相互猜疑,谁也不敢先进军。李子通得以用全力攻打江都,攻克江都城,陈棱又投奔了杜伏威。李子通进出江都,乘势挥兵进攻沈纶,大败沈纶,杜伏威也带领军队撤走。李子通于是即皇帝位,国号“吴”,建年号为明政。
丹阳贼寇首领乐伯通,原先为宇文化及防守丹阳,此时率领一万多人马投降了李子通,李子通任命他为尚书左仆射。

那边厢老天爷也跟着凑热闹,今年发大水,淹的整州整县的粮田绝收。老百姓各种祈祷,结果明年又是连月干旱,旱的禾苗全玩完。老百姓完全没吃得,只好相聚为盗,冒着生命危险挣口饭吃。

武德三年,李子通渡过长江攻打沈法兴,夺取京口。沈法兴派遣他的仆射蒋元超抵抗李子通,双方在庱亭交战,蒋元超兵败身亡,沈法兴放弃毗陵,逃奔吴郡。于是晋陵、丹阳、毗陵等郡都投降了李子通。李子通任命原沈法兴的府掾李百药为内史侍郎、国子祭酒
,主掌文书,尚书左丞殷芊为太常卿,主掌礼乐,由此江南士人多来归附于李子通。

山中做强盗,靠的是义气。杜伏威虽然只有16岁,却非常仁侠大气。他与群盗外出劫掠,每次厮杀都冲在前、走在后,几场仗打下来,众盗都非常佩服杜伏威的勇气和义气,没得说,你把哥们儿当亲兄弟,哥们儿自然拿你当老大。群盗义气相投,拜杜伏威当了带头大哥。

杜伏威派行台左仆射辅公祏率领数千名士卒攻打李子通,任命将军阚棱、王雄诞为辅公祏的副将。辅公祏渡过长江攻打丹阳,攻克丹阳后进军驻扎在溧水,李子通率领数万兵马拒敌。辅公祏挑选了一千名精兵手持长刀作为前锋,又命一千人跟随在后,对这一千人说:“有退却的,立即斩首。”自己带领其余的兵马,又在这一千人的后面。李子通列方阵前进,辅公祏的前锋部队殊死战斗,辅公祏又以左右翼攻击李子通的方阵,李子通兵败逃跑,辅公祏追逐反而被李子通所败,返回军营,坚壁不出战。王雄诞说;“李子通没有营寨壁垒,又满足于小胜,我们乘他不加防备袭击,可以打败他。”辅公祏不听。王雄诞便带自己的几百名士兵在夜晚袭击李子通,乘风势放火,李子通大败,数千士卒投降王雄诞。李子通粮草食尽,于是放弃了江都,保守京口,于是江西地区全部归属杜伏威所有。

杜伏威不光豪气干云,为人也很有头脑。他明白光靠自己手下这点人马成就不了什么大事业,而放眼当时的山东大地,烽火已经烧遍了每一寸土地。是时候做出点什么了。

不久,李子通又向东逃往太湖,收拾散兵,得到二万人,在吴郡袭击沈法兴,大败沈法兴。沈法兴带几百个亲随放弃吴郡城逃走。李子通的兵力重新强盛起来,便将都城迁到余杭,接收了沈法兴的全部地盘,东到会稽,南至五岭,西抵宣城,北达太湖,全为其所有。

如果联系到几百年后的北宋,同样是在山东发生的一场传说中的农民起义,可能大多数人都会想起一个办法,土匪强盗能怎么样,不就是杀人放火受招安呗。

武德四年十一月,杜伏威派遣部将王雄诞攻打李子通,双方大战于苏州,李子通被击退,便率领精兵防守独松岭,王雄诞派其部将陈当率兵一千人出其不意,乘高据险,多张旗帜,夜里缚扎炬火于树上,遍布山泽之间。李子通恐惧,烧营而逃,退保余杭
,王雄诞进军包围余杭城。李子通力尽向杜伏威请求投降,杜伏威接受了他的投降,将他和左仆射乐伯通一起押送长安。唐高祖李渊不但未治李子通的罪,还赐予宅第一所、田地五顷,赏赐钱物颇多。

以大隋朝此时的状态,你敢去接受招安,饥饿的山东农民会百分之百地保证,一定把你撕成碎片,并且吃掉你身上每一块肉。

武德五年七月初八日,杜伏威入朝,被留在长安,任命为太子太保,仍兼任行台尚书令。
李子通对乐伯通说:“杜伏威已来长安,江东尚未安定,我们回去收拾旧部,可以立大功。”于是一同逃跑,到蓝田关时,被官吏抓获,均被处死。

图片 3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杜伏威为了自保,并没有选择向官军投降,而是投奔了另一位山东贼帅——左君行。

左君行是谁?抱歉,史书除了他的名字之外,并没有留下太多事迹。

一般来说,一个历史人物在史书上占有篇幅的多少,与他的智慧、能力、成就是成正比的。那么可以想见,与在《旧唐书》专门开设人物列传的杜伏威相比,只有一个名字的左君行有多菜。

杜伏威去长白山求见左君行,请求将自己的小部队置于左将军的麾下,一块吃肉喝酒发大财。

左君行傲慢地接受了这个嘴上黄毛还没褪净的小强盗的请求,有道是,放屁添风。来就来吧,多多少少壮点声势也成。

杜伏威忍着不舒服带人来了长白山,结果没几天就感觉不爽,他气不过,也不打招呼,带着手下人离开了左君行,转而向南,到了淮河流域一带。

杜伏威率众一路南行,当时隋朝的控制力确实下降。杜伏威一路浩浩荡荡,从山东腹地进入今江苏省腹地,基本没遇到官府的拦截。这倒也不怪隋朝官员不作为,实在是兵员都被抽走了,一般郡县早就失去了捕盗能力,看见强盗路过,闭城自守还来不及,哪敢开城主动撩拨强盗呢。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杜伏威一路不断收编小股强盗,实力越来越强,终于引起了隋朝官军的注意。

隋朝驻扎在淮南的主要兵力,都集中在江都留守的手中。江都是隋炀帝在南方最下力经营的都会,是江东一带的政治中心。如果任由义军南下威胁江东,甚至对江都郡构成袭扰,这可不大好,弄不好会被炀帝砍了脑袋。江都留守于是派出校尉宋颢率军进击杜伏威。

宋颢名声不大,也没有什么过硬的战绩,但却带着一股隋军将领极为普遍的骄傲自大之意。在他们眼中,义军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官军只消人马开到战场,便会理所当然地取得胜利。

正是这股要命的骄傲情续葬送了这支官军。杜伏威设计引击败宋颢,宋颢当场阵亡。这场意外的战斗,不仅令江都方面极为震惊,也让江东本地帮会十分眼红。

3.老乡老乡,背后一枪

创业向来不是一帆风顺的。

大业十一年,也就是杜伏威南下两年后,他终于遇到惨烈的挫折。

在他纵横奔驰之时,另一支来从山东来到江淮一带的山东义军李子通所部,也逐渐崛起,杜伏威一度对李子通互相声援,但也正是这位山东老乡,在背后狠狠捅了杜伏威一枪。

李子通是东海郡人,与杜伏威一样出身贫寒。

但李子通与杜伏威风格迥异,杜伏威性格粗爽质朴,崇尚简单粗暴的办事方式。李子通却颇有宋江式的义气,虽然自家穷得叮当响,却经常周济穷人,在家乡很有一点名气。

山东义军揭竿而起的时候,这位穷大方的李子通活不下去了。毕竟义气不能当饭吃。村里三老四少都饿得吃不上饭,只好都出去逃命。李子通也逃到长白山一带,在义军首领左才相部下当兵吃粮。

当时的所谓起义军,内部纪律都很混乱,只靠不断地抢劫维持存在。在一片污浊之中,李子通洁身自好,对待士兵很讲义气,从不滥杀。如果是老乡被义军当俘虏抓了,李子通还亲自带人把他救回来。

很多人冲着李子通的名声来投奔他,作为一个外来户,他居然已经拥有上万人的部属。这令左才相感到不安。你只是我一个小马仔,这么嚣张的扩充实力,还把我当领导嘛!

李子通不受这个窝囊气,大概他也看出了跟着左才相没啥前途,于是和杜伏威一样,率领自己的人马南下,到淮河以南开创自己的事业。

在共同的敌人隋朝官军面前,两支同气连枝的山东义军很快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起初两家合作的还算亲密无间,但是合作的过程中,李子通渐渐发现了问题。

杜伏威虽然年轻,但这位兄弟气场简直太强了。不论冲锋作战,还是笼络部属,都是响当当的好手。以至于他的光环完全掩盖了自己。

李子通是慢热型的,他的优点,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体现出来。而杜伏威是个胆汁质的领袖人物,天生自带BGM,到哪都能用充沛的感染力抓住人心。没法儿比啊!

要这么合作下去,自己早晚有一天被吞并。与其受制于人,不如先发制人。大业十一年某一天,李杜两军驻扎的很近。李子通忽然严令本寨戒严,他亲自挑选了一支精锐的骑兵部队,趁着夜黑风高,悄悄出寨,对杜伏威的大营发起了猛烈的袭击。

李杜两家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军事合作关系,谁能想到亲密战友会暗地捅刀子。单纯的杜伏威,甚至连基本的警戒工作都没做。所以当李子通的骑兵打到寨外,杜伏威的士兵们根本来不及反应,瞬间破防。

杜伏威仓促上马,一看居然是李子通的兵,不由得怒火填胸。然而再怒又有什么用,慌乱中他连兵器都没找到,便被一名敌兵刺伤。

眼看就要毙命于乱军之中,这时,杜伏威严格治军的效果体现出来了。

杜伏威崇尚武力,他在军中挑选了30个勇士,都认为义子,让他们担负自己的贴身护卫。其中最勇猛的两人,一个是临济县人叫做阚棱,一个是济阴县人叫王雄诞。阚棱能使一杆长达一丈的双刃刀,称之为陌刃,一刀能砍死好几个人。王雄诞则是智勇双全,屡屡给杜伏威献计。军中称阚棱为大将军,称年纪稍小的王雄诞为小将军。

这30个养子深受宠信,对杜伏威非常忠诚。当时其他军士都已乱成一团,唯独这30人死战不退,王雄诞危急之中把杜伏威抱上战马,奋力冲出重围,这才保住杜伏威一条性命。

这场突袭几乎瓦解掉杜伏威的全部力量,他只好隐藏在大片的芦苇丛中,侥幸躲过李子通的追杀。

这场突如其来的偷袭,不仅让杜、李二氏结成死仇,也给剽轻自负的杜伏威结结实实地上了一课。

乱世之中什么人都有,单靠古惑仔式的猛打猛冲,不足以在险恶的世事中立足,他必须改变策略才能求生存。万幸杜伏威不久后痊愈,他招揽部众,没过多久重出江湖,继续在江淮间劫掠郡县。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隋朝为防止江淮形势恶化,再派武贲郎将来整率军围剿。

来整大有来头,他的父亲就是隋朝名将来护儿。此人子承父业,作战非常骁勇。山东义军蜂起,他率领隋军左右进讨,杀得山东群盗狼奔豕突。山东义军流传一首顺口溜:“长白山头百战场,十十五五把长枪,不畏官军十万众,只畏荣公第六郎。”

可以说,把山东义军都打出心理阴影了。

来整率军来到江淮,目标很明确,捡出头鸟打。

李子通与来整交了几仗,全败。李部抱头鼠窜,逃往长江以南。

杜伏威也没讨到好处。他刚刚招拢的人马再度被来整打散,伤愈不久的杜伏威在作战中也受了重伤。其部将西门君仪的妻子王氏非常悍勇,她背着杜氏逃跑,小将军王雄诞率死士在后护卫,再次将杜氏救出死地。

或许是隋朝对江淮群盗不够重视,他们认为这些盗贼不过是一击即溃的乌合之众,所以在来整尚未完全铲除诸股义军时,隋朝便召回来整,让他参与到保护皇帝人身安全的近身保卫工作中。

这个喘息的机会太难得了。

几经挫折的杜伏威低调地隐藏起来,默默地休整、扩充实力。大约过了一年半,到了大业十三年的春天,杜伏威实力有所恢复,各地的剿匪奏报中,他的名字出现的频率又多了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