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弟弟曾国华之死的真相是怎么?曾国华最后到底有没有死?

曾国华最后到底有没有死?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请关注我的头条号:《吴学华讲历史》,里面有很多好看的文章。

咸丰八年十月,湘军李续宾部在安徽省三河镇被太平天国后期双子星陈玉成、李秀成围攻,全军覆没。曾国藩的弟弟曾国华时在李续宾军中,也死在了三河。

(此处已添加圈子卡片,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图片 1

进入我的圈子,看免费文章,还有机会赢取红包哦

上世纪90年代,湖南籍作家唐浩明写小说《曾国藩》,虚构了这样一个情节:三河惨败后,咸丰皇帝因曾国华战死沙场,追赠他道员的头衔,还御笔亲书“一门忠义”褒奖曾国藩全家。然而,一个月之后,曾国华死里逃生,从三河跑回,并千辛万苦找到了大哥。

图片 2

面对“复活”的弟弟,曾国藩表现的十分理性。他认为,如果上奏朝廷曾国华未死,那么皇帝必然收回封赏,并以曾家欺君为名降下罪责。于是,曾国藩以全局出发,命弟弟隐姓埋名,在深山中出家。自此。曾国华青灯古佛,在无尽的郁闷中了此残生。

对于咸丰皇帝的那点花花肠子,曾国藩怎么会没有想到呢?他之所以愿意放弃兵权,原因有二:其一是为了军饷;其二也是让久战的湘勇好好歇一歇,养精蓄锐。

这一情节自然是小说家杜撰,但曾国华之死,还真是一波三折,不无可疑之处,也难怪唐浩明会因此大做文章。

你皇上的嫡系不是能打吗?石达开已经回天京去了,就让你的两个嫡系去啃一啃那块硬骨头,尝尝什么味道。江西和湖北境内那点太平军势力,养着也好,省得朝廷又干出兔死狗烹的招数来。

那么,历史的真相如何呢?且听小编从头道来:

曾国藩虽然在家里,却时刻关注着江西湖北的战况,每天都能收到前方的来信,他在遥控指挥。

图片 3

由于太平军的内讧,石达开于咸丰七年五月率太平军的精锐部队撤出湖北战场,从而为湘军提供了有利战机。在曾国藩和胡林翼的指挥下,湘军趁机攻下了瑞州、抚州等地,控制了两湖、江西等大部分地区,矛头直指安徽。

咸丰八年十月十日夜,曾国华与李续宾一同战死三河。到了二十四日,时在江西建昌大营的曾国藩方才从彭玉麟的书信中知道三河大败一事。不过,彭玉麟的情报很乐观。他告诉曾国藩,李续宾未死,逃到了六安;曾国华也未死,随诸将逃到了桐城。为了力保桐城,都兴阿向桐城派去了马队,杨载福也去了桐城,正在安抚军心云云。

战局如此顺利,咸丰帝非常开心,于是他对湘军的将士们封官加赏。胡林翼加太子少保,杨载福为江西提督,李续宾升至浙江巡抚,湘军的其他将领也得到了相应的封赏。

看完信,曾国藩的心放下了一半。他相信李续宾的才能,认为只要李续宾活着,很快便能重整旗鼓。胡林翼甚至断言,只要李续宾不死,那么两三个月内,湘军元气可复。

但对于在家丁忧的曾国藩,咸丰皇帝连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皇帝没有话,并不代表曾国藩不说话,他暗中命人送了一些财物给那个替咸丰皇帝生下皇子的懿妃,不得不说曾国藩的这步棋走得很精准,未雨绸缪,因此他在咸丰皇帝的面前,有了第二个替他说话的人,也使得他日后能够成为朝廷重臣。

然而,现实很快便给了曾国藩一记耳光。

咸丰八年,石达开与洪秀全闹翻后,率二十万人马进入浙江,以惊人的速度攻占了常山、江山等地,准备对衢州发起进攻。曾国藩得知情况,急忙让弟弟曾国藩前往浙江,去帮助李续宾。

二十八日,赵克彰的一封信送到了曾国藩的大营。

石达开的二十万大军所到之处,清军闻风披靡,湘军也是相互配合不利,(曾国藩故意那么做的,就是要造成没有他的指挥,湘军就乱的假象)

他是李续宾麾下数一数二的大将。三河之战时,赵克彰已官至总兵衔副将。李续宾向三河进军,自湖北出发进入安徽,连克太湖、潜山、桐城、舒城四城,直至三河覆灭。其中,桐城是他进军路线上最重要的城市,也是如果进军不利,湘军生死攸关的后路。李续宾把桐城交给了赵克彰,可见赵克彰在李军中地位。

湖北巡抚胡林翼趁机向咸丰上书:让曾国藩出山,带兵赴援浙江。胡林翼此次上书原因有二,一是让曾国藩助他一臂之力,二是报答曾国藩对他的推荐之恩,让曾国藩谋得一点实权。而皇帝也考虑到只有曾国藩才能统领湘军,他的地位无人取代,要想早日铲除太平军,只有让曾国藩出山。鉴于此种形势,皇帝便下旨让曾国藩出山统兵。

三河大捷之后,陈玉成与李秀成挥师西进,于十月十九日攻下了赵克彰把守的桐城。赵克彰写给曾国藩的信件便来自桐城陷落之前的十五日夜。

曾国藩接到谕旨,首先来到长沙,会见了骆秉章和左宗棠,和他们一起共商大计。

看完信,曾国藩自然知道弟弟曾国华不在桐城。尽管赵克彰宽慰曾国藩,告诉他曾国华与李续宾虽尚无下落,但有消息说二人一同去了六安。不过,理性的曾国藩坚信,弟弟完了。

这次出山,曾国藩的朋友们惊讶地发现他变了,变得他们几乎不认识了。他他变得和气、谦虚了,说话也圆滑了许多。以前他做事直来直去,不太讲究虚文俗套。现在则和那些庸官俗吏一样注意礼仪排场。

图片 4

原来他在家这一年多,反思自己的种种过去,又有了新的参悟:与其跟别人硬碰硬的得罪人,给自己制造障碍,为什么不能敷衍一下,制造有利的条件呢?一人在世上混,光有智谋还不够,还必须学会圆滑。

行文至此,话分两头,小编说说曾国荃。咸丰八年八月十五日,曾国荃等湘军各部人马攻克了江西吉安。九月十二日,曾国荃料理完军务,自吉安出发,于二十六日到达曾国藩的建昌大营,兄弟二人欢聚。

他给咸丰皇帝上折子,不再那么直言不讳,而是学会了打太极拳,结尾送上几句恭维的话。他以前的奏折“戆直激切,不讲究方式方法”,那道《敬陈圣德三端预防流弊疏》曾惹得咸丰皇帝大怒,差点儿引来杀身之祸。练兵之初,不光对同僚不假辞色,甚至对皇帝说话也句句如钢似铁。皇帝给他下过多次指示,都被他以不合实际为由直接顶了回去。

曾国荃在建昌大营小住数日后,打算回一趟老家湘乡。十月十一日,也就是曾国华死亡的次日,他自建昌登舟,经南昌,于二十二日来到湖口。于是,曾国荃也从彭玉麟那里,得知了三河惨败,曾国华尚无下落之事。

图片 5

不久,曾国荃离开湖口,在十月二十九日来到武昌。此时,曾国华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按说,曾国荃闲着也是闲着,他不是应该留下来,寻找生死未卜的哥哥曾国华吗?然而,他该干嘛干嘛,继续踏上回家之路。寻觅曾国华下落一事,他转包给别人经办。曾国荃派李臣典、郭松林等六名手下前往三河,还给了他们每人十几两银子的川资路费。

那些奏折,在皇帝头脑中强化了曾国藩勇于犯上、桀骜不驯、难以驾驭的印象。这也是皇帝对他不能信任、不敢给他大权的重要原因之一。

于是,围绕曾国华之死第一个乌龙事件诞生了。

再次出山之后,他奏事风格大变。所上《恭报启程日期折》,平实沉稳,非常谦逊。他说:臣才质凡陋,频年饱历忧虞,待罪行间,过多功寡。伏蒙皇上鸿慈,曲加矜宥,惟有殚竭愚忱,慎勉襄事,以求稍纾育旰忧勤。

李臣典、郭松林等六人行至安徽省太湖县,立马让人抢了一票。幸好,当地人只是劫财,并未劫色,六人安全返回湖北,才有了日后李臣典攻破天京,强迫妇女,精尽人亡之事。第一次寻找曾国华尸体的行动,宣告失败。

从另一个角度说,这就是一份服软的检讨书。咸丰皇帝一看,非常满意,批复:汝此次奉命即行,足证关心大局,忠勇可尚。俟抵营后,迅将如何布置进剿机宜,由驿驰奏可也。

图片 6

曾国藩在长沙待了十几天之后,赶到武昌。在武昌,曾国藩也像在长沙那样,和湖北的官员打成一片,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接着,曾国藩坐船赶到了黄州府下游五十里处的巴河,与彭玉麟、杨载福、李续宾、鲍超等人会合。

三河大捷之后,陈玉成与李秀成的联军挥师西进,收复了舒城、桐城、潜山和太湖。不过,十月二十六日,陈玉成大军先是败于宿松。十一月七日,陈玉成、李秀成的联军,又在太湖县属二郎河被多隆阿、鲍超的军队打败。至此,太平军与湘军两家收兵,战场暂时趋于平静。于是,寻找李续宾、曾国华等人下落之事,便紧锣密鼓的展开了。

几番问候之后,大家共商军机要事。经过一番分析,曾国藩做出了如下方案,由曾国荃率领吉字营围攻吉安;由李续宾、彭玉麟、曾国华、鲍超等营在安庆落足,进入安徽战场,配合胡林翼作战;由曾国藩亲率领剩下的萧启江、张运兰、吴国佐各部,前去支援浙江。

不久,李续宾的尸首找到了,并于十二月十五日运回湖北黄州。之后,不少命丧三河的湘军将帅,尸体也被陆陆续续寻回。至于曾国华,李臣典等六人自太湖被劫后,返回黄州,在湘军将领李续宜处讨来盘缠,第二次深入安徽。这次,他们没有被打劫,却依旧无功而返。

为保险起见,李续宾从自己的部队里拨出千余人作为曾国藩的亲兵护卫营。曾国藩路过九江的时候,想起江西巡抚还没去拜会,于是来到了江西巡抚衙门,见到了时任江西巡抚的耆龄。耆龄不像陈启迈、文俊那样故意刁难曾国藩,而是表示全力支持湘军,为湘军提供一切需要。曾国藩很是高兴,因为一直以来困扰他的军饷大事终于解诀了。

曾国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群发短信,请求彭玉麟、李续宜等人帮他找弟弟。毫无结果后,曾国藩不得不亲自行动了。十二月二十日,他成立五人寻尸专案小组,派他们前往安徽太平天国大本营打探弟弟的下落。

曾国藩再度出山重掌湘军大权后,但是他的身份仍是一个赋闲在家的兵部侍郎,因为皇帝仍然不想给他督抚之权,只是拿他救急,让他当抵挡石达开的游击之师。

结果,五人寻尸专案小组就是五人寻尸草包小组。经过漫长的等待,当曾国藩几乎不抱希望,打算为弟弟在家乡立衣冠冢之际,咸丰九年正月二十七日,曾国藩得到胡林翼自湖北送来的喜讯,曾国华的尸体找到了。

咸丰八年九月,曾国藩到达江西时,石达开已经转赴福建,曾国藩遂计划追随入闽,却传来了一个噩耗——他弟弟曾国华战死三河镇。

原来,胡林翼手下有一个小小的督标马兵,名叫刘步瀛。此人是湖北方面寻尸的专家。曾家兄弟先后派出11人寻找一具尸体,结果是大海捞针,毫无头绪。人家刘步瀛出马,从李续宾开始,背回来好几具。

原来,石达开出走之后,洪秀全放手起用陈玉成、李秀成等一批年轻有为的天才将领,解决了失去杨秀清、石达开导致的人才危机。由于江北江南两个大营的作战不利,给了濒死的太平天国喘气的机会。太平天国居然又渐渐恢复活力,李秀成、陈玉成为了解天京之围,施围魏救赵之计,进军安徽,攻下了庐州,把江北大营的清军调动出来,破了江北大营。这一胜利使李秀成、陈玉成威名远扬,太平军又重新嘚瑟起来了,前锋直指庐州。

曾国藩急忙修书两封,为此事向胡林翼和李续宜表示由衷的感谢。胡林翼评价此事:“此刘步瀛一人之力也”。不过,由于刘步瀛寻尸的流程是这样:先找到尸体,再背到霍山。当时,霍山为清军占据,霍山县令名叫王自簵。于是,王自簵自会派兵把刘步瀛和尸体护送回湖北。所以,曾国藩谢完胡李,又写信感谢了王自簵。至于刘步瀛,他的品级太低了,无法得到文正公亲笔感谢信,所以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了。

图片 7

感谢完该感谢的人,曾国藩又群发短信给战友彭玉麟、李续宜等人,告诉他们弟弟的尸体已经找到,让他们不必再费心帮忙寻找。接着,曾国藩从五人寻尸草包小组中抽出两人,命他们护送曾国华的尸体回老家湘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曾国华的尸体缺了头颅。寻尸小组想了个办法,他们请晚清雕塑大家用木头刻了一个脑袋,据说酷似曾国华,放在棺中替代。

安庆失陷后,庐州就成了安徽的省府,省会失陷当然是大事,所以咸丰皇帝命令正准备进攻安徽他处的湘军名将、罗泽南的接班人李续宾,立即移师夺回庐州。李续宾十天之内七奉咸丰皇帝的严命,于是不得不前往攻城。其实咸丰这又是一次瞎指挥,李续宾部只有八千人,并且正当连续作战之后,让他们奔袭数百里,破太平军重重防线,再攻下庐州,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咸丰一再严命,李续宾也只能尽力而为,他二十天内连下桐城、舒城,九月底进扎庐州城南七十里的三河镇。

此时,曾国藩的父母都已亡故,家中的男性长辈唯有一个叔叔曾骥云。曾骥云没有儿子,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则有曾国藩、曾国潢、曾国华等五个儿子。于是,曾骥云从哥哥那里过继了曾国华为子。当三河惨败的消息传到湘乡,曾骥云着急上火,突然中风,虽然保全了性命,但却留下了行走不便,口齿不清的后遗症。

三河城小而坚,地当要道,又是太平军的屯粮之所,太平军在此坚固设防,驻扎重兵,使李续宾寸步难行。

所以,当曾国华的棺椁运回老家,一家老小的悲痛自不必提。不过,人死还乡,也算有了结局。曾国藩总算料理完曾国华的后事,开始一心一意筹划下一步的军事行动。谁知,有关曾国华之死,竟然再起乌龙。

李续宾连年苦战未得休整,进入安徽后又孤军深入,屡犯兵家大忌。太平军抓住机会发起围攻,李续宾六千精锐被全歼,李续宾及曾国藩的亲弟弟曾国华皆死于军中。

图片 8

李续宾是罗泽南之后湘军最重要的骨干,也是湘军最精锐的核心。曾国藩得信“中夜以思,泪如雨下”。他说:“三河之大变,全局破坏,与咸丰四年冬间相似,情怀难堪。”胡林翼闻讯也“大恸仆地,呕血不能起。”此时胡林翼正因母丧丁忧,接到曾国藩的信之后,急忙复出。

为了让朝廷知道曾国华战死沙场的功劳,曾国藩亲自操笔,为弟弟写了一份名为《曾国华殉难三河折》的奏报。曾国藩是两榜进士,翰林出身,论写文,他和左宗棠之间,隔着一百万个洪秀全。这篇文章自然写的妙笔生花,感人肺腑。

就在曾国藩和胡林翼商议如何重振湘军,替李续宾和曾国华报仇雪恨的时候,瞎指挥的咸丰皇帝又下旨了,让曾国藩去追剿石达开。

咸丰看罢,果然十分感动,急命内阁拟旨封赏。

原来石达开在福建广东江西折腾一阵之后,由于没有固定的根据地,又被各路清军追着打,所以一路向西入了川。(几十年后,有一支伟大的军队,走的也是类似的道路,但是结局却截然不同)

咸丰九年二月十三日,曾国藩接到了表彰曾国华的上谕,追赠曾国华为道员,并赏给曾国华名分上的父亲曾骥云从二品的虚衔。

图片 9

收到上谕,曾国藩想穿越到1911年,参加武昌起义去。

曾国藩报仇心切,他哪里愿意去追石达开呢?可是面对皇上的旨意,他有不能不执行,于是,他暗示胡林翼上了折子,陈诉安徽匪情的厉害以及清军的战况,另外,他还怂恿湖广总督官文上奏,建议不要让曾国藩入蜀,而是留下来图皖。

曾国藩:我叔父是正一品,正一品,正一品!重要的话要重复三遍!

曾国藩虽然不愿奉命入川,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公开抗旨,而是连上数折,或托词所部正攻打景德镇,无法分身,或者讲可以灭敌于湖南而不必入蜀,或托言江西、安徽当守,多方周旋,刚柔相济。他还在折子中提到一旦让太平军坐大,势必像上次那样威胁京城,而四川乃蛮荒之地,石达开往那边走,等于自寻死路。

朝廷:我大清日常性画风是马大哈,马大哈,马大哈!重要的话要重复三遍!

咸丰皇帝一听这样,同意曾国藩留下来与胡林翼合军一处,修复湘军战斗力,共谋恢复安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